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班战士

记录过往 只为怀念 有感而发 一吐为快

 
 
 

日志

 
 

战友情深  

2012-10-19 15:55:43|  分类: 我的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纠结的心情一直带到节后,总感觉很累,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日子也就这样一直早八晚五地天天打发着。

        一天,忽然接到一个很久没联系的同学加战友来电,自然是询问节过的这么样,老婆孩子父母好吗等问候,最后说的是什么时候方便到他那转转之类的邀请。电话中唯一与其他战友有区别的话是,我们都不年轻了,见一面少一面了。本来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但我放下电话的心情则好了很多。真的,真是有许多战友许久没见了。有时候还真就能想起我们年轻时在一起的各种故事,有的我已经写到了日记里,供自己怀念、朋友欣赏、女儿缅怀。

         战友的电话使我想起了一个在吉林一起共事的战友----张洪军,是当时我们连队的事务长。我们俩是同年入伍的,也是同年生,他比我大几个月。他是黑龙江人,家住在哈尔滨附近的宾县农村。他的女儿和我女儿也是同年出生,只是比我的女儿大4个月。记得在部队时,他爱人农闲时经常带女儿到部队,我们连队的战士和他一家都十分熟悉。我1990年从吉林部队调回沈阳202医院工作,洪军大约是1994年复员回了老家,我们俩20多年没再见过。2010年,已经转业到吉林市工作的老连长女儿结婚,电话邀请我们回去相聚,我们俩才在分别20年后再次相聚。

        战友相聚自然是以酒为主,在吉林市两天,酒喝的不能再多了,妻几次和我,和战友们急眼,但一是战友的酒自然是无法少喝,二是她毕竟也是我的年轻战友的嫂子,最后只能听之任之。也就是这次吉林相聚,我知道了他回家后的情况。复员后他被分到宾县粮食局下属的粮站工作,2000年后全国粮食系统取消计划体制,粮站成为首批被裁减单位,由于他家在县城没亲属,也没关系,减员后无法再就业,于是只能先回家种田。而当村里分田到户时,他在部队服役,以他当时志愿兵的身份只能保留一亩多地的口粮田(且还在他哥家的地帐上),于是回到家的他只能种妻子和女儿的责任田。这期间,他也到哈尔滨和宾县打过工,但不是他适应不了老板,就是老板适应不了他,最后还是回到家里,在为国防现代化建设做出10多年贡献后,他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再次见到他时,真的看不出他一直在家务农,不仅不太显老,依然之中还能见到当年老兵的影子。当时我们就相约有机会到各家转转,但是大家都忙,他和爱人也不大出门,我们吉林一别又是两年多。节前老连长给我来电话,说他提前内退了,到了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邀请我们一家去上海转转。连长的电话使我又想起了洪军,他在老家务农还好吗?

        战友的电话,增加了我对洪军的思念。刚好抚顺的朋友因事去哈尔滨,问我想不想去转转,因为洪军家离哈市非常近,于是我二话没说,就请假去看宾县洪军。洪军还是去吉林参加婚礼时老连长送他的手机,后来他换过一次号,我也就过年节给他发个信息,平时也很少联系,也不知道务农的他平时开不开机。早上我们上高速时我试着给他打个电话,别说,还真通了。他告诉我正往地里走呢,秋收了,他和妻子要到地里收苞米。当听说我去他那时,电话里的他马上语无伦次了,连说啥时到,我去哪接你,我现在就回家等等。等他说完,我对他说,我们最快要下午到,他上午可以干自己的活。因为担心他把饭准备复杂了,我特意告诉他一切我去了再说。说来真巧,当我们的车接近黑龙江地域时,秋雨细细地下了起来,天工做美,这天不是干活的,就是会客喝酒的日子。下午2点前我终于到了洪军宾县永和乡的家。洪军特意到村外的路口处接的我,我一进院就见到了他爱人,我的嫂子,岁月的打磨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明显的痕迹,依然能看出20多年前的样子。我们曾经非常熟悉,20年前她带孩子去部队时,他们在连队的家就是我和几个老兵的食堂,我们想吃什么就直接和嫂子说,尽管嫂子做的菜今天看起来也很一般,但当时连队和社会的环境,我们能吃到想吃的小锅饭,真的是非常满足了。进了屋就见到了刚刚杀的鸡和已经洗好的鱼,看来,我的到来,洪军家的鸡注定是要倒霉了。       

战友情深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

       这是洪军2005年花费5.6万建的房子。北方农村标准的三间住房。中间是厨房,左右各一间卧室。洪军特意让我看了东屋的两张床,曾经是我俩在连队住过的单人床,回来部队换床时,他留了下来,回家时就带了回来。真的,我都不记得我当年住过的床是什么样子了,谢谢洪军以这样的方式把我们革命的文物保留了下来。

战友情深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

      院子的东侧是仓库和鸡棚,我简单数了一下,洪军家大约养了10多只鸡。当天杀了两只,第二天又给我带了两只。我们此行,洪军家的鸡非自然减员4只,比例真的不小。嫂子担心我不让杀,特意说明鸡太老了,不爱下蛋了,早该杀了。但我知道,在北方农村,就是要淘汰的鸡,除非过年或家里来了重要客人,平时他们是不舍得杀了吃的。

战友情深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

     院子的西侧是苞米垛,是秋冬季节用来存放苞米的。从收获上看,洪军和爱人已经收了一些了,但是20亩地能打2万多斤苞米,估计装满了一定很壮观。但是,按照去年的收购价,2万斤的苞米也就收入2万多元钱,去掉种子、化肥、农药等成本,两个人一年的收入也就1.8万左右。实在是低了点。

战友情深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

        这是回来的路上在吉林地域拍的照片,大片的苞米已经收割完毕,田野一片空旷。因为昨天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天空少有的蔚蓝。就是这样的土地,养活着我们,也养活着勤劳耕种的人民。

       

        许久没在热炕上叙旧了。我俩做在热炕上漫无边际地聊着,聊着聊着洪军就想起了几个在哈尔滨和吉林市工作的战友,就忙着给他们打电话,通报我的到来,哈市和吉林的战友比我们俩要小5-6岁,当年也算是老兵了,现在也都是行业内的骨干。几个平时关系不错的战友前年老连长女儿结婚时我们都见过,但听说我到宾县看洪军,还是都想过来,特别是吉林市,距离宾县差不多300公里,天还下着小雨,我再三劝阻不果,只能不断提示注意安全,我们一定等他们开饭。在去高速路口接战友时,洪军把在宾西开发区工作的女儿接了回来,20多年没见了,绝对的大姑娘了,也是很时尚的年轻姑娘的打扮。那个小时候我们都轮番抱过的小模样已经基本上找不到了,对突然到访的一堆她曾经很熟悉叔叔,她也依稀在父亲和母亲的口中听说过,兴奋中难免带着一丝紧张,好在我们大小战友很快就被不醉人的酒弄醉了,洪军家的小屋灯火通明,院子里三台车明显拥挤,大家不时开着玩笑,说路应该按上标识,门口应该挂个张府的灯笼,院子里应该划上停车位,这样我们再来时既好找、也好停。看得出来,醉兴奋的是洪军了,这么多的战友远道而来,在他家还真狠少见。

        大家还是接着劝洪军总不能总在家里,农活从种到收最多两个月的事,剩下10个月就当“坐家”也不是长久之际。否则我们都不好意思总来了。说归说,但我看出来洪军并没有明显反应,是啊,他离改革开放后的世界太远了,他已经早已不适应世界第一的竞争压力,他只熟悉自己的靠天吃饭、自给自足的世界。俗话说50知天命,这个年龄很难再变了,毕竟他只有一个女儿,在北方农村,家有女儿基本上是没有压力的,一切道法自然最好!

       第二天一早,因为大家都要回去上班,于是我们一行早早从洪军家出来,我到哈尔滨会朋友一起回沈阳,吉林的战友也要从哈尔滨回吉林,路上我们把怎么帮洪军作为回家后的一个题目,大家集思广益。改革开放,我就记得一句话,“办法总比困难多”,但愿我们能帮上他。

        我相信,有大家的祝福,洪军一定会逐渐“动”起来。我们期盼那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