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班战士

记录过往 只为怀念 有感而发 一吐为快

 
 
 

日志

 
 

索画  

2011-12-08 19:41:26|  分类: 琐碎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晨早起,偶阅博友《索画者止》一文,认真拜读后颇有感触。于是,我曾两次“索”画的经历就历历在目了。现将第一次经历纪要如下:

 2003年10月,我送单位同事到长沙学习。名为送,实则为学习的同志安排后勤保障工作。

 这是我20年后第一次重“回”长沙。自1982年8月我到长沙炮兵学校学习,到1984年7月毕业离校,我在长沙整整学习生活了两年。这两年,是我第一次进入共和国领袖家乡的这片热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喜欢食辣椒人们的热情,也是第一次认识这么多来自天南地北、风华正茂、才华横溢的战友。我算了一下,除去在家乡的时间,在长沙的两年,是目前为止我在外学习、工作、生活第三长的时间。

 同学加战友怀亮,河北衡水人,年龄比我及大多数同学略长,平日里颇有老大哥风范。接触多了发现他不仅成熟稳重,人也非常厚道。慢慢的大家还发现,怀亮也是我们三中队(每个中队四个区队,每个区队三个班,每班约10名学员)最有才华的学员之一,他画画的好,字写的也好。

 初识怀亮才华,是在入学后不久,学校组织的一次迎国庆黑板报比赛上。为了迎接比赛,区队长要求我们献计献策,积极参与。因我在部队时也练习出过板报(我的博文《文书的两次跨越》中,曾记录了我与连队文书学习出板报的经历),由于自认为还有点基础,也想借机展示展示。于是我在自习时间自己构思了板报草图,下自习后也主动留下来,看看能否伸上手。结果,我发现留下来的同学还真不少,大家围在一起各抒己见,不停地呛呛着。而怀亮没有参与议论,一个人在一边默默地用墨汁唰着黑板。渐渐地,议论的人少了许多,唰完了黑板的怀亮简单和留下的人说了说他的设计和想法,大家都觉得很好,也很新颖,于是大家都说,还是你干,我们给你打下手。于是,怀亮开始按照自己最初的设想在黑板上画画、写字……。最终,我们区队的这个板报在全校板报评比中获得第一名!怀亮很快就在大队、学校出了名。记得后来学校在全校公开为教职人员的资料袋(一种人造革面料的文件包,当时很时尚的)征求外观带有炮校特色的设计方案,学校评委对各中队选送的入围作品进行无记名投票,怀亮设计的作品再获第一!

 如今,30年过去了,当年以怀亮为首出的那期获奖板报的内容已经记不得了,但有两个细节至今记忆犹新。一是怀亮画的灯笼穗最出彩。国庆的板报自然要有灯笼,开始到没觉得他画的灯笼有何特别之处,但最后见他拿画笔轻轻画上几撇,两个喜庆的灯笼就在黑板上活了起来!大家一致叫绝。二是用抹布滚出的彩边最经典。板报要完成了,有同学说要有个花边就更好了,当大家为怎么加边再次议论纷纷时,只见怀亮从远处整体看了看板报效果,随手从桌上拿了块抹布,把盘子上剩下的几种水彩简单搅和在一起,用抹布沾一沾,然后在黑板报周边一滚,一个彩色、对称的花边就神奇地越然版面。大家再一次叫绝!因出板报期间我一直在怀亮左右,不仅亲历“两手”之绝,也默默地记在心里。从院校毕业回到部队后,曾几次在出板报时模仿了怀亮的“点睛”两手,自然我也是次次“出彩”!但当时部队的战友只知道四营有个新排长挺有两下子,没人知道这是原来也“山寨板”的。

 1984年毕业后,同学们各赴祖国东西南北奉献青春,最初大家互相还有联系,慢慢地联系就少了,而留校的怀亮就自然成为同学间互相联系的纽带,与是大家都戏称他那为我们区队的“51号兵站”。后来,听说他在画画上进步很快,也颇有造诣,天赋和勤奋,使他很快就成为军中较有名气的画家之一。而我苦于没有机会当面欣赏、索取他的画作,所以一直遗憾。这次去长沙,除正事要做之外,就是要见见几个老同学,要到怀亮家看画、索画。事先,我还给怀亮和水发(同班同学,已转业到长沙市一个派出所工作)提前打过电话,让他俩先预热一下。

 到长沙后回老校区、见战友、喝大酒的细节另文再叙,就说索画经历。第三天上午,我应怀亮之邀到他家坐坐。人还没进门就闻墨香(真的,绝不夸张),进屋后发现他家里的装饰、陈设还真象一个画家的家。一个约30平方的客厅显然已成画室,一张奇大无比、摆满画笔、墨汁和水彩的画桌,占据了客厅南部的主要位置。地上一个竹编的纸筐里堆着若干被撕碎、沾满墨汁的宣纸,看来这里就是他的工作间了。我们自然从叙旧开始,互相简要介绍着毕业后的经历、家庭成员情况以及工作近况等等。然后他说,知道昨天几个战友聚会都没少喝,要不是他今天晚上有事,一定陪我喝点他家乡的“衡水老白干”。而我下午也要回同志们培训的学校,晚上还要陪学校有关人员吃饭。于是,我们俩战友之酒就后推了。怀亮说,我想等毕业30周年时,咱们战友真该到长沙来聚一聚,那时咱再好好喝。我也客气地说到,欢迎你到我们东北采风,我请你吃小笨鸡炖蘑菇,喝二锅头。后来,我又问起他是怎么画起画来,做起了学者型军官时。他淡淡地说,爱好!当时在学校有时间,也有机会,我就向画画上偏了一点点,后来工作的关系,接触地方的画家多了,受启发,受熏陶也多了,就在学中画,在画中学,不管幸运还是不幸吧,我坚持下来了。你看,他手指着墙上的一幅画说,那就是我和老师学的第一幅独立完成的画。墙上的画不大,只画了一个树枝和一只鸟,如此简洁的栩栩如生,让我看后过目不忘。怪不得网上有说,怀亮的花鸟出神入化,原来新手时就有如此功力!怀亮说,你20年回来一次,真得给你画幅画带走。于是,他铺纸、研墨、沉思、下笔,很快一把茶壶、一蓝梅花、两只茶杯就跃然纸上。题为:梅花做菜茶当酒,三嗅清香自有诗。真的,画美诗绝!看来这幅画他是有准备的。接下来我说,你还得给我画幅画眉,一是我喜欢画眉的唱,二是你有画鸟的绝。我还说,第一幅我收藏,第二幅我准备回家换楼!怀亮笑了,换楼可早呢。我说,没关系,我能等,实在我等不到,还有子子孙孙去等。于是他又画,但画了几幅都不满意,撕了再画,再撕,再画……。我忍不住了,笑着说,别追求卓越了,差不多就行了,你落上款,盖上章我就可以收藏了。怀亮说,那不行,你不怕不好,我还怕丢人呢。说着又试了几笔,还是不行。怀亮说,今天真的画不出感觉。你来了,我有激动,没有创作的激情,心也不静,下次吧。君子一言,下次我一定专门给你画一只画眉! 

索画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

                                                    ( 照片是今晚照的,有闪光灯和室内灯影,改天补照) 

 回到同志们培训的学校,大家对画赞不绝口。而我在仔细琢磨之后,似乎突然有所领悟,原来他在画这幅画之前的短暂凝思,其实是“装”出来的,主要是静心、静气。而他笔下的那花、那茶、那杯、那诗,其实早在心中!而后来应我要求而不得不画的画,则因心不静,而思不出了。这也许就是画家的“境”界?

 从长沙返回后,我俩不时有短信保持适度联系。后来他说已转业,到湖南省书画院工作,画画变成了名正言顺的专业,大约两年后的一天,忽然接他短信,通知我山东卫视今晚有个关于他的专题片,让我若有时间看看,批评指正。尽管播出的时间较晚,我和爱人还是早早就等在电视机前,这种情况近年很少见了,就是看春晚也不会如此守时,就为一睹他的两年后的新画风。不知是因年龄大了眼前的事记不住的原因,还是受当时耳边净听妻子在说“看人家”、“看人家”赞扬声的干扰,现在只记得当时觉得怀亮的画又有突破,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还是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混搭”,我这个外行现在也搞不懂,反正就是觉得好!

 因为怀亮是我的战友!

 因为我有怀亮送我的画!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