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班战士

记录过往 只为怀念 有感而发 一吐为快

 
 
 

日志

 
 

父亲记忆中的青岛  

2011-12-05 20:56:39|  分类: 家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父亲在解放前曾经在青岛的一段短暂生活经历,我和家人过去就常常听父亲讲。近年来可能是父亲年龄大了爱唠叨的原因吧,给我们讲历史的次数明显多了,有些故事我们已听过N遍,但他总认为是第一次跟我们讲他的这段历史,时间、地点、人物、原因、过程、结果等等、等等,细枝末节、滔滔不绝。

 对父亲记忆中的青岛,归纳一下大概是这样的: 

父亲记忆中的青岛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父亲记忆中的青岛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

 1948年初,沈阳解放前夕,因为无法估计战争的破坏性,我的爷爷为了让自己的母亲和孩子能够暂时逃过可能发生的劫难,决定让我父亲和我叔叔带着他们的奶奶远走青岛,去投奔父亲的一个远房表哥。据父亲讲,我的爷爷奶奶也是从山东闯关东来沈阳的,老家在山东青岛市的即墨县。因此,选择回青岛避难也属于回老家了。当时,我的爷爷奶奶在老沈阳城外的西下洼子开了一个规模不大的粮米加工作坊(旧时的沈阳城仅指老城墙以内的中街地区,爷爷叫中街总说“城内中街”。就是以当时的城墙为界,分别叫城里、城外。西下洼子这个称呼现在已经基本没人叫了,其具体地点在现在沈阳市沈河区的小北附近)。由于解放军围城,爷爷加工厂存的粮食解决了周围百姓的大问题,因此也有了些积蓄。为了躲避战争,我父亲和我叔叔带着他们的奶奶,拿着我爷爷给的盘缠,和大量的逃难人群一起挤上了开往青岛的火车,从此开始了长达10个月的逃难生活。据父亲讲,当时我爷爷给了父亲几乎是家里的全部现金积蓄,按照现在的钱计算,差不多有6、7万元的样子。我想这可能是爷爷做了最坏的打算,让母亲与孩子远走避难,自己则决心与沈阳城共命运了。 

父亲记忆中的青岛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父亲记忆中的青岛 - 二班战士 - 二班战士

 父亲到青岛找到这个远房的表兄,并把带来的钱大部分交给了他,让他给张罗买一个小房子,先把祖孙三人安顿下来。后来经这位表兄联系,他们在青岛大连山上买了一个平房,父亲、叔叔和他们的奶奶就住到了那里。父亲说,他的这个表兄当年40多岁,曾经是国民党的连级军官(后来我也当了兵,提了干,爷爷还跟我讲过这个表大爷,说他曾经是家族里唯一一个军人、军官,我算是第二个。而实际上我俩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抗日战争中他的部队打散了,由于亲历了战争的死亡,部队打散后他就再也没有寻找自己的队伍,而是偷偷地扔了枪,逃回了老家。由于习惯了多年旧军队的灯红酒绿生活,他很快就在老家待不住了,一个人到了青岛混生活。到父亲去找他时,他其实已经快混不下去了。自己不愿出力,没有任何技术,全靠着嘴皮子还不错,经常和一群码头力工混在一起“蹭”吃住。父亲他们过去,给了他钱并托他买房子后,他就理所应当地和父亲他们住到了一起。而除了买房子花的钱外,他手上应该还剩些钱养,于是他的日子也比过去滋润多了,从里到外都换了行头,没事还与周围闲杂人等打打麻将,喝点小酒等等,很快就成了附近的“人物”。

 爷爷给我父亲带的钱除去买房子及给这位表哥的,剩下的很快就花的差不多了。因当时通信极不发达,加上沈阳还处在战争前夜,往来信件速度极慢,只是在报纸上获得零星被国民党封锁后的消息,才略知沈阳情况,但仗何时能够打完?最终结果如何?什么时候能回沈阳的家?父亲都不知道。但不管怎样,三口人及表哥总要在青岛生存、生活,四张嘴每天都要吃饭。于是13岁的父亲就开始自己在完全陌生的青岛寻找谋生途径,有意无意之间,就找到了当时在阳谷路上的一个市场。按照父亲的回忆,当时这个市场是中国普通百姓经常光顾的零售市场,粮油蔬菜,针线火柴,衣服鞋帽,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经过几天的转悠,父亲和叔叔就熟悉了从批发到零售的整个过程。于是他和10岁的叔叔每天早起去大教堂附近的批发市场上货,然后再回到阳谷路市场摆摊叫卖。每当父亲回忆起当年在青岛做买卖的日子,都显得非常自豪,因为以他13岁的年龄承担了每天四张嘴的日常生活所需,这在今天看来也十分不易。

 父亲讲,1948年的青岛就是个很现代的港口都市,当时还是国民党统治时期,尽管远离辽沈战役的硝烟,但面临解放军在辽沈大地的全面反攻,社会也极不稳定。通过一段时间在市场的观察,父亲发现主要购买力来自中产阶级,他们比普通百姓更喜欢美国货。于是父亲就经常去批发些美国商品,可能是美国商船带来及美国兵用不了拿来买的物资,从罐头、袋装速食商品、烟酒糖茶及尼龙袜子等等,什么都卖,很快,生意和收入比过去有了明显提高,一家人在青岛的生活从此也基本有了着落。

 父亲在青岛的艰苦生活一直维持到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这个消息是父亲从青岛的报纸上得知的,沈阳解放了,父亲的奶奶也惦记在沈阳的儿子、媳妇(我的爷爷奶奶),我父亲和叔叔也十分想念自己的父母。同样,辽沈战役的胜利使青岛国民党军队也十分紧张和沮丧,社会更加动荡,安全性越来越差。于是,父亲的奶奶决定回沈阳的家。祖孙三人又向来青岛时一样,再次挤上了火车,回到了沈阳的家。

 自从1948年离开青岛,父亲就再也没能回去过,尽管青岛离沈阳并不遥远,且过去父亲工作时也多有出差机会,但始终未能如愿。后来,父亲退休了,我曾经和他说过,想陪他和母亲回山东老家走一走(母亲老家蓬莱人,是随我闯关东的老爷一同来到沈阳的)。但是父亲和母亲拒绝了,估计是怕我请假而影响我的工作。2007年,我女儿到大连上大学,我和爱人想让父母也陪着去送送,顺便再坐船到山东看看。但父母还是没有同意,可能是不愿意给儿女增加负担吧。如今,父母都已76岁高龄,更不喜欢,也更不能远距离外出了。估计他们的山东老家将永远成为他们的历史和他们的回忆!

 2009年夏,父亲听我说要出差去青岛,显得非常高兴,第一次求我如有时间,替他找找、看看青岛的大连山和阳谷路还有没有,并再次和我说起了他1948年初去青岛的经历。

 我在青岛仅停留两天两晚。当天下午到达,我要和同事一起去栈桥及海滨看看,这是集体活动,不好请假;第二天一早就要参观学习,全天没时间自行外出活动;第三天中午就要飞南京。于是,我只能第三天早起,去看看能不能完成父亲交给我的任务。第三天一早,我打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师傅去大连山和阳谷路,并简要说了我的目的。司机师傅告诉我,大连山其实并不是什么山,就是一个山坡,周围全是小房子,如今早就改造完了,已经没有老建筑可看了。但阳谷路还有,老教堂也在,基本还保持着原貌。于是,我们就直接去了阳谷路和老教堂。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能匆匆拍下几张照片,回来好向父亲交差。回家后我用笔记本把在青岛的照片放给父亲浏览,他慢慢地看着,一边看一边说,教堂和阳谷路基本都没变,保存的很好。于是又一次给我讲起了上述经历……。

 如今,父母住在与我家一墙之隔的另一个新小区(我妹妹与我们住的也很近)里,两位老人身体尚好,衣食住行一切都能自理,两人的退休金比我们俩上班的还多。因为父母喜欢安静,我及妹妹也少去打扰,加之工作忙,北方冬天黑的早等原因,冬季我们通常每周去看望父母二、三次,夏季次数会多些。这几年父母的逐渐嗅觉下降,总说吃什么都吃不出味道来了,做饭也嫌麻烦了,经常“对付”。于是,如无特殊情况,每个周末我和爱人都要在自己家包一次饺子或做一顿我们认为不错的菜给他们送去,以增加他们的营养,减轻他们对做饭的厌倦。

 青岛曾是父亲的老家,也是13岁的父亲第一次独立“工作”的地方。因此,青岛对我来讲也是老家,对这个老家始终充满尊敬!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