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班战士

记录过往 只为怀念 有感而发 一吐为快

 
 
 

日志

 
 

文书的两次“跨越”  

2011-11-25 15:31:02|  分类: 军营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1年,新兵下连后认识了连队文书,文书姓乔,黑龙江宁安人,1979年12月入伍;聪明、厚道;初中文化,写一笔好字。后来,我俩从一起出连队的板报而接触,很快彼此成为朋友。

那时候没有现代化的电脑和打印机,只有团部有两台老式铅字打字机(都管它叫“磕头机”),用于对上、对下的正式公文,团以下单位的文字材料就全靠手写了。于是,营、连文书的主要工作实际上就是文字秘书。所以连队文书的文化可以不是最高,但必须字写的最好。同时,因文书和通讯员属于“连部兵”,离连首长最近,“层次”要比一般战斗班排的战士高些,于是文书在连队就有“五号首长”的称呼。

实事求是地说,在部队里,通常是南方兵比东北兵写字好,是中原文化长期积淀所致,还是家传身教的传统影响不得而知。所以,一般情况下,文书都是湖南、湖北、河南、山东兵,东北兵当文书的还真不多。其实,我的字在北方兵中还算可以(否则我怎么能与文书一起为连队出板报呢)。但我的字是父亲逼出来的,记得练字的时候父亲就多次讲过,男人必须有一笔好字,一笔好字是男人的第一门面。但练字也是个苦差使,后来父亲工作忙,管的不严了,我的字最终也没练出来,算是写的比较工整那一类的吧。到了部队才知字对一个人的重要。在那个年代,有一笔好字是很抬举人的。但现如今不行了,几乎再没有需要写字的地方了,就象短信说的那样,“一笔好字让电脑给毁了”。于是我很想知道文书的字是怎么练的。他告诉我是为“争气”练出来的。他说,他初中毕业后就到公社当通讯员,一次偶然听到了公社书记和别的干部在谈自己,书记说,小乔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字写的太“kechen”(北方话,意思是很丑),要不今后真能出息。他说他听到后马上脸就红了,好几天都不敢见书记面。正是书记这番话的刺激,他专门进城里买了字帖,晚上偷着拼命地模仿练习。后来,他的字的变化让书记发现了,书记就说,就凭你知道自己差哪,并努力去改,你还是别在咱这待了,去部队锻炼吧,你还会有大长进。这字练的神奇吧?别急,跨越的故事还没说呢,那才叫神奇!

第一次听说的第二次跨越:

文书个子不高(约170公分),略胖(估计约65公斤)。在连队体育训练中,他的跳马始终没过去过,记得一次营里组织全员考核(连炊事班都要参加)前,我还专门陪他练过多遍,但均以失败告终。第二天他就发高烧(不知是吓的还是装的),在连队干部的掩护下逃过了考核。1981年秋,文书被连、营、团层层考核推荐去哈尔滨教导队学习(这是与军事院校并轨招生的军级短期“干训班”,是为未能考上军事院校的,特别优秀的战士骨干保留的一个进步的小通道。后彻底取消)。第二年他毕业后被分配到团警卫排任排长,报到的当天他回到连队,晚上连长指示炊事班加菜为文书接风,老兵们聚在一起好不热闹。饭后,他悄悄地告诉我,他终于跳过木马了!我不信!于是他说,你不信我就跳给你看。我俩一起到了连队西房山头的器械场,只见他运气、助跑、跨越…..,得,还是骑在了马上。一遍、两遍、三遍、四遍,次次都是骑在马上。我问,你在教导队真过去了?他说,那还能假?当时教导队的干部全在场,器械教员拿着我们几个补考学员的花名册说:过去了就是干部,过不去就回去接着当兵。我真是一跳就过去了,要不真毕不了业。今天怎么就过不去了呢?他自言自语地说。我说,因为今天你已经是干部了,没人逼你就过不去了。我还说,你在教导队的一跨,正如考大学、考军校一样,跨越的“是穿草鞋与穿皮鞋”的“分水岭”,看似简单,并不简单!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他跳累了,我俩就在器械场坐了下来(那时我已接到炮兵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他自然也替我高兴),他跟我讲在教导队的情况,也告戒我上学后应该注意的一些事项。突然他问我,你知道吗,我还有过一次看似不可能的跨越,也许我真有这样的天赋。

第二次讲述的第一次跨越:

文书的家在黑龙江宁安县美丽的镜泊湖边。听他说,少奇同志当年曾去过他家的镜伯湖,他还说湖里有一种类似海参的生物,非常名贵。但后来我再没听人说起过镜泊湖有此名贵水生物,也更没见过。镜泊湖有专门的管理部门,渔业资源也是国家的,禁止非法捕捞。因此,当时靠湖而居的人们,是不能“靠水吃水”的。那时是计划经济,市场不繁荣,物资不丰富,老百姓能进嘴的荤腥不多,于是周边群众还是有冒险到湖里偷捕的。他说,那时他还在初中念书,因大哥是公社干部,与湖区管理局的人员熟,于是,村里总有人忽悠他二哥一起去偷鱼。有一天二哥经不住诱惑和刺激就同意了,并一起叫上了他,目的是让他在岸上看人、看东西。那天月高风大,二哥和同村的另一个伙伴划着一条中间用铁棍穿连的两截合一的小船,就进了湖。他说二哥进湖前告诉他,如果有管理局的人来,就跑去找大哥,大哥在公社开会。他在岸上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船回来的影子。就在他暗自着急的时候,忽然听见在呼呼的风声中夹杂着“救命”的喊声。他想,坏了,一定是出事了!他拔腿就向公社跑,一头闯进会议室说,大哥,二哥他们在湖里出事了!救人要紧,参加会议人员立即散会救人,有的给管理局打电话请求汽艇支援,有的回村张罗拖拉机,其余都向湖面跑去…..。幸运的是他二哥靠着好水性拼命游到了岸边,不幸的是与二哥同去的人失踪了,直到第二天上午被湖区巡逻艇发现溺水身亡。文书回忆说,第二天有人问他,你去公社报信时怎么没见你裤子湿,你是怎么过的那个水渠的?我说是跳过来的。说完不仅人家不信,连我自己都不信。文书说,那个水渠足足有四米宽,在从村子去湖区的必经之路上,绕道走要多走差不多三里地,那天晚上我绝对是跨过去的,但也是不知道怎么过去的。我说,是激劲吧,需要时才爆发,没有逼到份上,激劲就出不来。他没回答,只是默默地坐着.....

后来我上军校后,我们还有联系,因文书已经提干了,还给我汇过钱。后来我的老部队改编了,我从院校毕业后没有被分回到老部队,去了吉林。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如今,30年过去了,文书你还好吗?这30年来你是否还有第三、第四次不可思议的跨越?真想再听你说说。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